信仰的傳承 師牌爸爸 :信仰的傳承

文:何志滌牧師

一九八五年回到香港開始牧會,四年後女兒出生,她可以說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成為「牧師女」。

坦白說,女兒出生後也增加了自己的壓力,我所說的不只是經濟、女兒健康、將來學業和她的歸宿等,更重要是她的信仰,因為看到牧者的下一代不一定信主,甚至我認識一些很被神重用的僕人,他們的下一代也暫時離開了信仰,我

說「暫時」是因為我不知道他們何時回轉?
不過,對我來說,怎樣傳承基督信仰給女兒?在不同的階段,給予一些建議:
1. 嬰孩期 —— 每天一起禱告:從女兒還沒有出生,我已經按手在師母的肚腹一起禱告,這是傳統觀念的胎教。就算不在香港,我都會盡量以電話的形式,一起禱告。當然,也會在女兒的面前讀約翰福音3: 16節,這是明白神的愛很重要的一節經文。
2. 成長期 —— 每天一起讀經:當女兒開始上學,除了禱告,就會嘗試讀聖經。因為師母富有創意,讀經會以不同的方式來進行。例如傳統的輪流讀經,每人讀一節、也會在金句盒內,每人抽一句。重要是每人都要分享所讀的經文。當然,隨著女兒長大,可以讀更多的聖經。
3. 成人期 —— 分享聽到的講道:女兒長大了,也成為一子之母,他們一家也去了不同的教會。雖然不能天天一起禱告,因為過去的習慣,他們自己一家也會每天禱告。我們一個星期一次的家庭崇拜,除了一起禱告、分享所聽到的講道,也會讀一些主題式的啟應經文。

信仰的傳承除了這些建議,最重要是父母每天為下一代禱告和自己的榜樣。我相信下一代的眼睛是雪亮,父母的榜樣也是信仰傳承的重要因素之一,在緊張下一代是否信主的同時,為人父母也要為自己與神的關係禱告,只願能活出美好的見證,下一代信主也不難。

 
 
 
 
 

我看到女兒的改變,就算她不是人眼中的天才,我也為她的努力而驕傲。當然,我每天為她禱告,就是她要成為神喜悅的女兒,這才是最重要。

吃飯爸B抱 師牌爸爸 :吃飯
文:何志滌牧師

 

我與師母都可以說是性子比較急的人。無論是走路、吃飯等都是很快,我可以說是家中吃飯最快的一位,師母受我影響也越吃越快。雖然很多人都善意提醒吃得快的壞處比好處多,特別會肥胖,對胃也會有影響。但因為已經習慣了,總覺得花時間在飯桌上好像很不值得。所以,吃在我們夫妻的優先次序一定不會名列前茅。沒想到,我們兩個吃飯那麼快,卻生下了很會享受和慢慢吃的女兒。讓我用一個例子來描述。假如我們去西餐廳吃全餐,我們準備喝咖啡的時候,女兒剛喝完湯。

當女孩還小的時候,我們並不太為意,認為她還小,吃得慢是理所當然。然直到念中學的時候她這習慣仍沒有太大改變,她總會問:「為何你們要吃的那麽快?又不是趕時間。」對我們來說,看到女兒那麼享受吃的樣子,真的不想催促她。她更對我們說:「你們吃的那麽快,可以感受到每道菜的味道嗎?」對我來說,這是很難回應的一個問題。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不同菜式的味道有何分別?加上我最喜歡吃辣,每道菜我都會點辣椒醬,吃的味道怎麼可能有分別。

不過,自從十年前開始減肥,就小心選擇能吃或不能吃的食物,減少吃辣椒醬和多油的食物,回想女兒對吃那一份享受,我也開始向她學習,期望吃飯不只是需要,更是一種享受。所以,與下一代相處,不只是父母影響下一代,不也可以從下一代學習嗎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旅遊 師牌爸爸:旅遊
文:何志滌牧師

 

我記得第一次帶女兒乘搭飛機,她只有三歲,那時影響我們夫妻很深的一位宣教士Rev. Rowe 饒浩恩牧師夫婦病危,很想他能夠見一見何凝,只是事與願違,我們到多倫多的那一天,他剛好離世回天家。不過,讓我最深的記憶,就是第一個晚上在多倫多,睡到半夜,女兒突然起床說:「我們不如去打球。」很明顯,三歲小孩也會有時差。

往後的日子,每一年我們一家人都會旅遊一次。當女兒讀中學,每一次旅遊她都會帶一本新的空白畫圖簿,我問女兒有何原因?她說想每天記下所去的地方和寫下一些感想。我心想,真的做得到嗎?沒想到每個晚上回到酒店,她都會靜靜的坐在床上,從她的手袋中拿出很多收條、旅遊單張、車票等,然後拿出膠水和不同的顏色筆,很小心把她一天去過的地方和有關的資料貼在簿上,有時候看她會畫一些圖畫,最後真的寫一些感想。我心中真的為我對她的猜疑而慚愧。後來,她對我們說:「她寫下是怕她會忘記,而因為要寫,她就會專注每一個地方。對我來說,她除了專注,讓我看到她是很珍惜每一次的旅遊,讓我感到花錢也是很值得。

我看到女兒有這樣的行為,我相信她可以從每一次旅遊中學到很多書本學不到的東西,也有可能把書本一些概念立體化。這不就是中國人說:「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」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