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習當照顧者

親子廿四味:學習當照顧者

文:何紫薇
   

 

 


女兒年幼時,得到她外婆悉心照顧,讓我和丈夫可以天天放心上班去。隨年月過去,我母親年紀漸長,健康衰退,體力已大不如前,她卻堅持不用家傭,幸而她能照顧自己。

可是,最近母親因腳痛在家跌倒,後腦撞向地面,頭部流血受傷,住進醫院一個月,入院初期神志不清,令我非常擔心。出院後,她精神未完全恢復,我怕她再次跌倒,不敢掉以輕心,於是整天陪伴她,照顧她上廁所、洗澡,幫她做家務,晚上也席地睡在她旁,使我疲累不堪。然後,我想到我兩個兄弟早已移民外國,照顧母親的責任全部落在我身上時,我感到很憂愁。

這時候,我丈夫提醒我:「不如給女兒嘗試照顧她外婆吧!

對啊,女兒已經是青少年,她現在長得比我高,力氣比我大,是時候學習照顧別人了。女兒向來與外婆感情要好,她一口答應,分擔不少家務,她幫忙打掃、洗碗、摺衫等等,外婆看見也滿心歡喜。

想不到,本來神情呆滯、悶悶不樂的母親,竟給她孫兒逗得樂起來。女兒充當外婆的玩伴,陪她玩撲克牌、教她玩手機,女兒還留意到外婆家中的相簿,好奇翻看,竟打開了外婆的記憶寶庫,勾起她愉快的回憶,孫兒專心地聽着外婆娓娓道來往事。原來,當照顧者可以如此有趣,不用愁着臉的,看來女兒很稱職。

出院三個星期後,母親到醫院覆診,那位腦神經外科醫生說她康復進展良好,不用再覆診了。感謝主!

 

 

 
 
 
 

 

 

 

疫情中的逆境教育

親子廿四味:疫情中的逆境教育
文:吳一心

 

小兒去年9月入讀K1,正式進入期盼已久的校園生活,好不容易適應了與其他同學仔相處的快樂光陰,卻接連因着社會運動及新冠肺炎而相繼停課。

停課初期,不斷向兒子解釋,現在香港有一種惡性的細菌,若果不幸被感染,身體會非常的不舒服。他曾經患上甲型流感,當時經歷了幾天39度以上的高燒,每天像樹熊一樣趴在媽媽身上,軟弱無力地流淚,兩母子在公立醫院內度過可怕的幾天。

也許兒子仍然記得這麼震撼的場面,所以他並不抗拒戴口罩,也感恩先生教導他唱洗手歌,唱着「齊齊洗手捽捽下,捽啲手指捽啲罅……」,又或是聽着洗腦神曲baby shark的「洗手版」,讓他在20秒間享受洗手的樂趣。

在疫情最艱難的時候,連公園也被勒令徹底封鎖,我們就帶兒子上山走走,他跟爸爸二人在無人的空曠步道上踢踢足球。媽媽偶爾扮演他最喜歡的「獅子大王」,捕捉飾演森林中小動物的寶貝兒子。每次喊出「獅子大王嚟捉人,捉邊個?捉Judah !」的口號時,兒子嘰嘰喳喳地笑個不停,然後就拔腳而逃。

據專家們預測,疫情可能將會持續一兩年,未來可能將有第四次第五次大爆發,既然是長期抗戰,就要給孩子做好心理準備,不能一味靠嚇,摸一摸東西就整個人要被噴消毒液,讓孩子只是害怕而非認識疫情。我相信與其終日唉聲嘆氣、惶恐不安,倒不如順應天命,一直往前行,出路就在前方。

 


 

 

 

 

生死教育

親子廿四味:生死教育

文:吳一心

 

 

中秋將至,在這個人月團圓的日子,我們總會懷念故人。對於我們一家來說,現在已成為小天使的大女兒,是我們仨最為思慕的人。

我的大女兒三年前因病返回天家,她在地上活着的26個月均在醫院為生命而戰,也教會作為父母的我們學習到愛的真諦。爸媽疼愛孩子,就像婚姻中的誓詞一樣,無論健康疾病、富貴貧窮、美麗醜陋,都要緊握對方的手,大步大步地走下去。

九月五日是女兒的生日,漂亮的小公主轉眼間已六歲。想念她卻不傷感,因為我知道這個極為珍惜生命的孩子,最喜歡的是我們一家為主而活、為人禱告,快樂平安。

她是個貼心的寶貝,完成了地上的任務,回到天堂自由自在,可以常常見到耶穌。要是她活在這個動盪世代,我們就不能每天看到寶貝,給她洗澡、抱抱、唱歌禱告、說故事,也難以平靜地跟她報告外面發生的事情……

兒子比女兒晚14個月出生,他整個孕期都在NICU度過,出生後見過姐姐三次。姐姐在他接近一歲時返回天家,但是我總相信,他們之間有特別的姐弟情誼,所以他能感受到身為弟弟被疼愛的感覺,八月底時母子間有奇妙的對話。

媽:下星期六姐姐生日,她六歲了。
信:我想念她,為何她走了?她去哪?
媽:姐姐正在天堂跟耶穌在一起。
信:甚麼時候可以再看到她?
媽:很多年後吧,一定可以再次再見。
信:家姐,我愛你。

離別有時,再見有時。對着四歲半的孩子,我不會說甚麼姐姐會回來看你。人死了,就是與人世隔絕。唯獨我們有永生的盼望,所以相信死後可以天家再見。